目前分類:《森林裡有隻小妖狐》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後一章啦~~~

 

希狄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希狄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家好久不見~~新年快樂((掩面逃

這幾天會把新刊的資訊釋出~~

 

希狄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希狄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希狄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食用說明:

 

   設定是陰陽師最活躍的日本安平時代

 

     部分劇情應劇情需要可能不符史實請勿較真

   

       大陰陽師颯彌亞X小妖狐漾漾

希狄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食用說明:

   設定是陰陽師最活躍的日本安平時代

     部分劇情應劇情需要可能不符史實請勿較真
   
       大陰陽師颯彌亞X小妖狐漾漾 

希狄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食用說明:

   設定是陰陽師最活躍的日本安平時代

     部分劇情應劇情需要可能不符史實請勿較真
   
       大陰陽師颯彌亞X小妖狐漾漾

 

希狄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食用說明:

   設定是陰陽師最活躍的日本安平時代

     部分劇情應劇情需要可能不符史實請勿較真
   
       大陰陽師颯彌亞X小妖狐漾漾

 


 

 

 



  平安時代,一個幽暗未明、人類和妖怪兩者並存的時代,白日是人類活動的時間,夜晚,則是妖怪們的天下。
  夜晚在空無一人的路上,會出現許多奇形怪狀的妖怪,像是廟會的行列一般,帶著猙獰的面孔,走在大路上,人稱「百鬼夜行」。
  有的妖怪混雜在人類當中生活,也有能力強大的妖在出現在人類的村莊大肆破壞。
  為了消滅肆虐的妖怪……

  「陰陽師」

  因應而生。


  京都郊外蓊鬱寧靜的森林中一名穿著白色狩衣的陰陽師由森林外圍疾步踏入,凜冽的氣勢驚起林中飛鳥,臉上的情緒如同垂在左額前的紅髮般熾熱,林中的妖怪敏銳地感覺到眼前的陰陽師不是可以讓他們隨意搓揉後也紛紛遠離。
  腦中徘徊著同僚們在背後議論他的話語,雖然已不是第一次知道同僚們在背後議論他,但男子卻是第一次親耳聽見那些議論的詞句。
  
  不過是靠著無殿三主爬起來的有什麼好得意的……
  對對對,擺著一張清高的臉給誰看……
  哼,看他那張臉,搞不好天皇是看在他的長相才讓他進陰陽寮的,不然他算老幾啊……
  是啊,不過他那張臉還真是挺不錯的,呵呵……

  無殿是獨立於皇室外的陰陽師組織,起源據說比皇室的存在還早,除了無殿三主的名號─傘、扇、鏡外沒有任何資訊,但從無殿出身的陰陽師無一不是當代知名的陰陽師。

  眼神一暗,握緊拳頭往一旁的樹幹狠狠地捶下去。

  「唉呦!」
  一個小小的人影從樹上摔了下來,是個圓滾滾的孩子,穿著水藍色的狩衣非常可愛,但是見到孩子的人第一眼都會放在因為從樹上摔下來而炸開毛的純黑色的耳朵和尾巴上。

  「好痛喔。」哭喪著臉,雖然有矮樹叢做為緩衝但孩子撞到地面的力道仍是不小,摀著最先落地的臀部,另一隻手輕輕抹著自己的臉試圖讓因為衝擊而有些昏沉的腦袋清醒些。

  「……狐妖?」雖然是疑問句,但男子已經十分確信眼前的孩子是一隻小狐妖。
  「好痛……漾漾不是狐妖。」謹記著自家姊姊的交代─千萬不能讓別人知道狐妖的身分,否則被人類抓走就會發生很可怕的事。小孩連忙收起耳尾否認,「你剛剛一定是看錯了,漾漾才不是狐妖。」
  挑起眉看著眼前想說服自己剛剛是看錯卻又不知該如何說服而急得團團轉的小孩,男子的嘴角泛起一絲笑意。

  伸手虛指著小孩的腦袋,「耳朵跑出來了。」
  反射性地伸手往頭上一摸,「咦?咦!真的跑出來了。」
  煩惱自己的身分被眼前不知名的男子知道了,小狐妖憂鬱地想如果自己忍痛把點心分給他,男子願不願意當作剛才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見到眼前的小狐妖因自己的話嚇到耳朵和尾巴再次以炸毛的姿態出現,男子的笑意更明顯了。

  被男子的笑意吸引,嘴巴微微張開呆呆地望向男子,注意力一直在隱藏身分的小狐妖現在才觀察眼前人類男子的長相。
  銀色及腰的長髮,左額前一綹和眸色相同的紅髮,年紀看起來剛成年不久,穿著白色狩衣裏衣則是淺藍色的,狩袴則是深紫色的,從衣袖微露出的手指夾著符紙表明了陰陽師的身分。

  等等!陰陽師?
  突然意識到陰陽師所代表意義的小妖狐瞬間驚悚了,他剛剛居然在妖怪的天敵─陰陽師面前把耳朵和尾巴露出來了!怎麼辦?
  偷偷後退了幾步一邊偷瞄眼前的陰陽師好似對方隨時會撲過來攻擊他,小妖狐期期艾艾地開口說:「陰陽師你可以不要打漾漾嗎?漾漾可以把身上的點心都給你。」說到自己最愛的點心還表現出一臉心痛。
  好笑地看著眼前小妖狐自以為很隱蔽的動作,男子突然覺得眼前的妖狐呆的很可愛,鬼使神差地將腦中一閃而過的想法說出口:「跟我回家就不打你。」
  
「诶?」



  十日一次的覲見結束,官員們三三兩兩地離開大殿議論著方才天皇宣布的敕令。
  三三兩兩的人群中,一名身穿白色狩衣的年輕陰陽師特別引人注目,獨自一人疾步往外走著,面上沒有任何表情,彷彿被議論的人與他沒有任何關係。
  夏碎幾個跨步追上前方的人影,一手輕拍上對方的肩膀開口道:「颯彌亞,恭喜你啊,史上最年輕的陰陽師還破格昇為正七品上。」

  「你確定這不是諷刺?」撇了一眼身旁的好友,颯彌亞放慢腳步和夏碎並行。

  「雖然和前幾天你幫天皇最寵愛的內親王解決的小小問題有那麼一點關係,反正你有實力坐得上那個位置。」看了一眼兩人身後眼裡充滿羨慕與妒忌的同僚,夏碎轉過身接著說:「不要跟我說你會在意那些人的想法,這可不是我認識的颯彌亞。」

  「我會關心那些人的想法?」颯彌亞停下腳步挑眉看向夏碎,「太閒的話不如多去關心你弟,史上最年輕的歷博士。」

  「小歲完全不用我擔心呢。」語氣中透露著自豪,提起寶貝弟弟夏碎揚起一抹溫暖的笑,「今年陰陽寮的考核絕對沒有問題。」

  「今年的考核?我記得他是冬天生日的?」
  夏碎聳了聳肩,「去年生日後就足夠參加考核了,不過考核已經結束了。」
  陰陽寮的考核在每年的夏季,讓年滿十三歲的貴族和個別有特殊天賦的平民參加,每年參加的人數不少但淘汰率更高,全數淘汰的狀況每隔幾年就會發生。
  「是嗎?那就先恭喜他了。」
  幾句交談中兩人已經到了皇城門口,眾官員的牛車都已經等在門外,颯彌亞走到自家的牛車前轉頭,「跟著我幹嘛?」
  「順道載我一程如何?我今天沒有坐牛車來。」勾起招牌的笑容,夏碎一點都沒有不好意思的感覺。
  聽說颯彌亞拐了一隻小狐狸回家,他可是好奇到了極點,能讓平時對任何事都不感興趣的好友拐回家的狐狸長甚麼樣子。
  「沒有坐牛車來?」踩著前板進入牛車轉過身面對夏碎坐下,「那就用走的回去。」說完放下前廉指揮式神牽引牛車。
  
  「還真是小氣。」望著牛車的背影夏碎對於消息中的小狐狸越來越好奇了。
  一張紙摺成的蝴蝶飛到夏碎面前,颯彌亞的聲音傳了出來。
  「這麼想看狐狸不會回去看你弟。」

希狄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