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安大家好~~
這大概是今年最後一更了WW
下次應該是期末考考完了嚶
先祝大家新年快樂囉~~~~

 


 

 

 玖深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會在這裡,一望無際的黑,只有他一個人。
  最近的案件明明都很正常,也沒有遇到什麼奇奇怪怪的事,為什麼又找上他了?
  玖深崩潰地碎碎念著,有仇報仇,有恩報恩,要申訴請隔壁出門直走右轉,阿因大葛格才是他們的好幫手,自己看不到也聽不懂,真不明白為什麼這些好兄弟這麼喜歡找他。
  驀地,一個模糊的影像出現在玖深面前,一處隨處可見的公寓中,一名看起來非常普通的婦女在廚房裡忙著,似乎在準備祭拜的物品,不久一個小男孩蹦跳得從外邊衝了進來,拉著婦女的衣角撒嬌,拗不過孩子的母親盛了碗湯圓給他,畫面轉過幾張不同時間孩子吃湯圓的影像後再度回歸黑暗。
  
  *
  
  「早…安…」玖深掛著兩個大大的黑眼圈走進警局,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玖深你是怎麼了?你不是才剛休完連假,怎麼看起來反而像是在警局連加了好幾天的班?」
  熟識的同僚紛紛圍上來關心,玖深也清楚自己現在看起來真的很糟糕,今天一早他已經在浴室被自己的模樣嚇過一次了。
  「現在又不是七月半,玖深小弟你COSPLAY的時間不對喔。」一隻手搭上玖深的肩膀,嚴司笑瞇瞇地湊近玖深觀察。
  還沒等嚴司觀察出個結果一隻手從旁邊伸了出來把他從玖深身上拎開,「嚴司你在這裡做什麼?你們法醫室最近不是很忙?」
  「哎呀!再忙也要來發揮一下同事愛嘛!你說是吧?夏老大。」一點也不在意虞夏一臉嫌棄的表情,嚴司拉過安靜站一旁的黎子泓,勾住對方的脖子對虞夏說:「老大真是太小氣了,看我們家小黎都不會拒絕我。」
  盯著嚴司看了幾秒,虞夏嘆了口氣上前拍了下黎子泓的肩,「辛苦你了。」
  黎子泓也一本正經的回答:「還好,習慣了。」
  「喂喂喂,你們怎麼可以這樣說玉樹臨風的我呢?小黎能當我室友是多麼榮幸的一件事啊。」
  所有人靜默了三秒後,虞夏轉身惡狠狠地說:「好了,該交報告的、該出勤的快點去,不要拖拖拉拉的,遲到遲交的我會去找你們好好交流、交流的。」
  
  一聽見虞夏隱含恐嚇的句子所有人連忙回到自己的崗位上,不滿地碎碎念沒有人懂得欣賞他的嚴司也被黎子泓拖走。
  皺起眉看著玖深像他最討厭的阿飄一樣往鑑識組飄去,經過自己身邊時虞夏一把拉住玖深,問:「發生什麼事了?」他去跟監所以好一陣子沒見到玖深,沒想到自己回來一見到玖深就是這副樣子。
  「啊,只是沒睡好。」說著玖深忍不住打了個呵欠。
  「沒睡好?」用懷疑的語氣覆述,虞夏一臉有時候累到直接睡在辦公室被阿柳踩到還沒醒的人是誰的表情看著玖深。
  「嗯……只是一直做同樣的夢。」遲疑了一會,玖深也不是很肯定,他沒遇過這麼溫和的阿飄,通常都是弄亂辦公室或妨礙他工作……雖然只是做夢,但是連續一個禮拜幾乎都沒有睡著過還是很讓人崩潰啊!
  
  「那是最近不夠累才有空做那些亂七八糟的夢。」虞夏一臉不以為然的表情,牽起玖深的手往自己的辦公室走去,「佟叫你們星期日到我們家搓湯圓,早上八點。」
  轉開辦公室的門把,走到沙發旁把玖深壓下,虞夏自己則繞到桌上拿起筆和幾份報告後坐到玖深身旁,輕巧地使勁讓玖深倘倒在他的膝上。
  「睡覺。」
  「诶?可是……」
  「報告晚點再做也可以。」
  感覺到虞夏的手掌輕輕地覆蓋在自己臉上,感受手掌散發出的熱度,身體與精神上的疲倦讓玖深很快地陷入睡眠。
  或許是虞夏在身邊的緣故,玖深難得有了一個無夢的睡眠。
  
  星期日一早玖深掙扎著從溫暖的被窩中爬起來,要是他沒有準時出現在虞家大門口,他怕會被虞夏一掌拍死,磨磨蹭蹭地出門,一踏出家門口冷空氣瞬間竄進來,還有些渾沌的腦袋被凍到清醒,看了眼時間發現快遲到了,連忙用最快的速度往虞家前進。
  到了虞家,玖深發現嚴司和黎子泓也在虞家,也不奇怪,嚴司向來是哪裡熱鬧哪裡湊,黎子泓則是被嚴司拖來的。
  「早安啊,快進來,佟說再一下就可以開始了。」替玖深開門的嚴司歡樂地招手。
  這裡其實是嚴司家吧?為什麼他招呼得這麼自然?玖深一臉黑線地走進虞家,和在電視前打電動的黎子泓跟虞因打招呼。
  
  「可以開始了,先去洗手。」虞佟端著一個大碗從廚房出來往餐桌走,少狄聿也端著一個同樣大小的碗跟後面。
  
  走進飯廳,虞夏正把手上裝著餡料的大碗擺到正中央,餐桌已經鋪上了報紙,每個位置前擺上一個淺盤,兩個位置間放上一碗太白粉,中間擺著三、四個碗,每個碗裡都放著不同顏色的麵團。
  
  把自己和小聿手上的碗也擺上桌,虞佟簡單說明了下,「不用搓成圓形也沒關係,要包餡桌上也有餡料,有包餡和沒包餡的記得分開放。」
  
  嚴司摩拳擦掌拉開一把椅子,「我要做一個長得和小黎一樣的湯圓。」,拿起一團麵團努力折騰。
  其他人也挑了一個位置開始搓湯圓,從嚴司開始,往右分別是黎子泓、虞因、少狄聿、虞佟、虞夏、玖深。
  
  「玖深哥,聽說你前幾天一直做惡夢?」努力想把手中麵團揉成圓形的虞因隨口問道。
  
  「嗯,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這一、兩天又沒有了。」小心翼翼地壓開麵團,塞入餡料,再搓成圓形,把湯圓擺到盤子上,玖深想了想說道:「差不多是最近那個案子結束之後就沒有了。」
  
  「是那對母子的案件吧。」
  這件案子剛好在場的大人除了虞佟都有經手,虞佟雖然沒經手但也大致清楚整個案件。
  有人發現一具被遺棄的孩童屍體,身上有大量虐打的痕跡,追查後發現是家暴案件,男主人失業酗酒,失手把老婆孩子都打死了,前兩天正好找到媽媽的遺體。
  「那種男人最沒品了,自己不行還打女人小孩。」嚴司滿臉是對案件裡男人的不屑。
  
  聽完自家大人簡略的敘述,虞因和身旁的小聿對看一眼,「玖深哥,那個小孩……應該只是想請你找他媽媽吧?」
  
  「可是我只看到他吃湯圓,怎麼知道他要找媽媽。」
  
  「冬至吃湯圓是代表團圓的意思,他是想請你幫忙讓他和他媽媽團圓吧。」
  
  玖深聳聳肩,「大概吧!至少我終於可以好好睡一覺了。」
  
  幾個人手腳很快,幾大碗的麵糰就全部用完了,虞佟和小聿把湯圓拿到廚房,其他人幫忙收拾桌面。
  
  虞佟動作迅速煮好了甜的和鹹的兩種口味,把虞因喊到廚房一起端出來,放到餐桌上,小聿已經擺好了碗筷。
  
  「這個是我的。」嚴司搶先撈了兩碗,甜的給自己,鹹的遞給黎子泓,「這碗都是我包的喔!充滿著我對小黎的愛。」
  一點都不受嚴司的句子影響,黎子泓道謝後接了過來,直接開動。
  「謝謝。」接下小聿遞過來的甜湯圓,
  拿起湯匙攪了攪,玖深臉上浮出困惑的表情,「這是誰做的?長的……有點奇怪。」其實玖深本來是想說長得很醜,但最後還是換了個詞。
  發現沒有人回應的玖深抬頭,看到其他人都是一臉憋笑的表情,心底更加困惑,「有什麼好笑的?就真的長得很奇怪啊。」說著還撈起一個湯圓證明自己的話。
  「咳,玖深,你那碗湯圓……都是夏做得。」最後是虞佟看不下去,指了指從剛才玖深說第一句開始臉色就一直很黑得虞夏。
  「咦!」被虞佟的話嚇得差點打翻碗,玖深露出驚悚的表情,「是、是老大做的?」
  死定了,他居然說老大搓的湯圓很醜……
  他會不會因為剛剛那些話而看不到明天的太陽啊?
  
  「不會。」虞夏走近玖深,湊近玖深耳邊道:「我只會讓你明天腰酸腳軟去上班。」
  完蛋了。
  玖深腦中只剩下這三個字。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希狄亞 的頭像
希狄亞

【solstice】

希狄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