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聖誕節快樂,沒有賀文只好來放試閱了((艸

這本和森林裡有隻系列一樣是CWT36的新刊WWW

請大家多多指教~~~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and a Happy New Year……」
  銀色的節慶相近,街上的氣氛也隨之活絡起來,四處都充滿了愉悅的氣氛,然而位於台中市某處的警察局卻不是這麼回事。
  「節慶什麼的最討厭了。」玖深坐在休息室的沙發上看著手上分派聖誕節這段時間額外工作調派的紙張喃喃道,好不容易可以跟噩夢說再見,沒想到還沒能睡個好覺就接到手上這張調度單,他什麼時候才能有一個睡到自然醒的好覺?玖深覺得他現在非常有想哭得衝動。
  今年據說各地的慶祝活動太多,警力嚴重不足,於是連玖深和虞夏這些非交通組的員警也要幫忙支援,分局裡的員警看到這張通知臉都黑了,上層是嫌他們還不夠忙嗎?工作量要是再增加很快就會看到有員警過勞死的新聞上電視了。
  「玖深小弟,笑一個嘛。」時常撈過界的法醫笑嘻嘻地用手勾住玖深的脖子,整個人都壓在玖深身上,「是因為已經不是能在聖誕節收禮物的年紀了嗎?沒關係,葛格可以送禮物給你喔!」
  「才不是。」
  「玖深,報告呢?」一道人影用力地推開休息室的門,似風一般衝進來。
  聽到自家老大聲音的玖深嚇了一大跳從沙發上彈了起來,結結巴巴地開口:「老、老大,你、你不是下班了嗎?」玖深沒想到會在警局見到明明今天排休的虞夏,年關將近警局裡只會越來越忙,現在沒休恐怕有好一陣子都不能休息了。
  嚴司的目光在虞夏和玖深間來回掃了幾次,「啊。」一手撐著下巴,嘴裡還發出詭異的笑聲,「我知道了,玖深想收老大的禮物對吧,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才沒有!」玖深一秒反駁嚴司的話,就算真的是他也不會承認的,眼角瞥見虞夏看過來的視線後結結巴巴地補充道:「老大,我、我不是不收你的禮物……」句子後面不知道是心虛還是害羞音量越來越小。
  「哦?」挑眉盯著玖深幾秒,虞夏也懶得糾纏在這個話題上,「報告呢?」
  一時沒反應過來,玖深茫然地回了一個困惑的單音,讓虞夏看了突然覺得手有點癢,耐著性子說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報告,虞夏無意識微微勾起的手指讓作為戀人的玖深發覺自己似乎有人身安全問題,瞬間反應過來,把報告交給虞夏。隨手翻了幾頁確認沒有問題後虞夏留下一句讓玖深多休息的句子便先離開了。
  「哎呀,沒想到在老大眼中你還比不上報告重要,玖深小弟。」懶洋洋地向後靠在沙發上用不正經的語氣調侃道,「快拋棄老大那根不解風情的木頭,投向嚴司大葛格的懷抱吧。」
  「滾。」
  偶爾,玖深也會懷疑自己和虞夏真的是一對情侶嗎?兩人的身份與職責注定了他們不可能像普通的戀人如膠似漆或是閃瞎旁人的眼,情侶們熱愛的各種節日更是他們最忙的時候,根本不可能有時間、有心情過節。但,說句節日快樂的時間總是有吧?
  虞夏是個工作狂的事實,早在他認識虞夏的那天就知道了,只是……為什麼他卻有種旁邊那個不正經還常常撈過界的法醫和黎檢察官比他和虞夏更像一對情侶的感覺?
  發覺這件事的玖深突然感到淡淡的哀傷。
  
  *
  
  冬季的台灣只有少數幾座山頭會下雪,甚至還得要有一定的條件才有機會,但在某些基督教大學卻一點也沒有因為缺少了銀白色的雪而減少聖誕節的氣氛。
  廣大的校園中隨處可見聖誕節應景的裝置藝術,高聳的樹木也被學生布置得五彩繽紛,平安夜的下午學校開始停課,讓全校一起融入慶祝聖誕節的氣氛裡,學生們和遊客在校園裡穿梭,臉上帶著歡樂的笑容,欣賞聖誕節裡不一樣的校園,以及學生會所舉辦的各種活動。
  但是被安排到校園外側協助交通管制的玖深卻一點都沒有感受到聖誕節歡樂的氣氛,怨氣深重地看著不斷湧入校園的遊客,手裡的指揮棒一點也沒慢下來。
  「嘖,這些遊客就不能乖乖搭公車過來一定要開車來嗎?」站在校門口,好不容易在暴走前勸離一輛試圖進入校園的遊客車輛,虞夏不耐地扒了扒頭髮。
  「我也很想知道。」從開始值勤到剛剛連喝口水的時間都沒有,一向溫和的玖深都難得出現暴躁的情緒。
  校門口前的馬路就算加上慢車道有五個車道但仍舊不敷使用,何況碰到施工期,讓每年聖誕活動都吸引眾多遊客的某大學交通陷入混亂。
  
  「終於結束了。」幸福地瞇起眼,雙手伸直向上伸展,玖深鬆了一口氣,從這之後到元旦前總算可以有比較多的時間休息了,眼角瞥見看起來一點事都沒有的虞夏,羨慕地說了一句:「老大果然是少林寺的還俗弟子吧?精神真好。」
  聽到玖深的話,虞夏額頭的青筋跳了跳,把手上的提袋往玖深扔過去,「去換上。」
  玖深接過提袋打開一看,裡面是一套便服,給了虞夏一個困惑的眼神,天知道他現在只想隨便吃點東西,趕快回家洗澡,躺到床上睡個昏天暗地。
  「叫你換就換,廢話這麼多。」
  被虞夏鎮壓習慣的玖深磨磨蹭蹭地到警衛室裡的廁所換上衣服,從廁所出來後發現虞夏也換上了一套便服。
  「哎,你們感情還真好,衣服還買一樣的,還真像情侶裝。」學校裡的警衛大叔坐在櫃檯裡朝他們笑道,「今天辛苦你們了,都到這邊了,如果還有精神就去逛逛順便數個鐘吧!」
  乍聽見情侶裝三個字玖深的大腦頓時停機了,呆愣地看著虞夏的穿著,第一次看虞夏穿著藍色格子襯衫和或跟牛仔褲。低頭看看自己,和虞夏同款式的紅色襯衫跟牛仔褲,還真的有那麼點情侶裝的感覺,害羞的紅色開始朝玖深的臉蔓延而上。
  勾起嘴角,見到玖深難得一見的呆愣模樣,虞夏覺得連續幾天值勤的疲倦頓時減輕許多,幾步上前帶著玖深往校園內走去。
  注意到兩人離開時交扣的手,警衛大叔的眼裡閃過一絲了然,在心底默默地祝福。
  人來人往的校園裡,手牽手走在一起的情侶不少,當中,兩個男生或兩個女生走在一起的也不少,所以虞夏和玖深走在校園裡一點也不突兀。
  「要幸福喔。」一名路過的女學生突然對他們說了一句。
  「謝謝。」回了女學生一個笑容,虞夏顯得心情很好。
  「祝你們幸福。」、「加油!」祝福的話語不停地從路過兩人的人們口中送上。
  
  皺起眉有點茫然,玖深清楚自己和虞夏的舉動很明顯是一對情侶,但台灣什麼時候有開放到在路上見到同性戀人一點異樣眼光都沒有了?是他在警局窩太久世界變太快了?「這到底……」
  「今天有學生舉辦的同志婚禮。」
  玖深明白的點點頭,原來是這樣。
  
  跟著虞夏在校園裡散步,玖深突然意識到虞夏該不會是帶他來約會吧?
  平常兩人的工作都非常繁忙,難得的休假日通常都是到其中一人家看影片、一起吃飯、購物……,還沒有特地在節日裡去哪裡約會過。
  沒想到虞夏也知道浪漫,玖深還以為浪漫這種充滿粉紅色的形容詞是和虞夏絕緣的,悄悄地,嘴角揚起。
  
  12月24號晚上11點58分,歷史悠久的古老鐘聲開始響起,所有人吶喊著敲響的次數,伴隨著次數的增加,人群的情緒也越來越高漲。
  
  「大家,我們一起數好嗎?」主持人充滿活力的聲音迴盪在校園中,「九十、九十一、……、九十九、一百,聖誕快樂。」
  
  「聖誕快樂。」虞夏和玖深同時有默契地對對方說,相視一笑,和周圍眾多的異性、同性一般,擁吻。
  柔軟的舌帶著尖銳的氣勢攻城掠地,強勢地掃過每一個角落,牽引著對方和自己一起起舞,虞夏直到玖深快喘不過氣才放過他,分開的嘴角還牽著一絲銀線。
  仍是迷濛的眼凝視著眼前的虞夏,玖深驀地覺得,只要虞夏還是那個暴力的萬年娃娃臉虞夏,玖深還是那個老是被阿飄嚇到的玖深,就算他們再不像情侶那又如何?
  每個人的戀情本來就是獨一無二的,不是只有甜甜蜜蜜、如膠似漆、閃瞎旁人才叫談戀愛,濃烈如火還是涓涓細流只有當事人才能體會。
  愛情,本來就是兩個人的事。
  虞夏的身體永遠比腦袋動的快,不會說好話還很暴力。
  但,好幾次救了他的,是虞夏;嘴裡說不准請假去收驚卻會在兩人都休假時一起去拜拜的,是虞夏……
  
  不論好的壞的,擁有這些的才是虞夏。
  
  那個,他喜歡的,虞夏。
  
  
  
  
  
  
  
  
  
  ///
  
  
  
  
  
  
  
  
  
  「怎麼樣,昨天好玩嗎?」撈過界的法醫今天依舊跟在黎大檢察官身後晃進警局,「快感謝我吧,是我告訴老大這個消息的喔。」
  
  沒有回答嚴司的問題,玖深突然哭喪著臉對虞夏說:「老大,我突然想到……我聽說情侶聽完這所學校聖誕節的鐘聲都會分手耶,怎麼辦?」
  
  所有聽到問句的人有志一同地靜默了幾秒,接著爆出驚人的笑聲,尤其是某法醫笑到腰都直不起來,一隻手撫著肚子,另一隻手直拍大腿。
  
  「幹嘛啦。」不明白自己的問題有什麼不對,玖深皺起臉完全不覺得有那裡好笑。
  
  「你聽到的版本是其中一個。」黎子泓好心地告訴玖深答案,嘴角也是壓不下去的笑意,「另一個版本是一起聽完一百下會一直在一起。」
  
  「你聽到的版本通常被當作去死去死團的怨念。」嚴司一手抓著黎子泓好不容易緩和下來,「沒想到玖深小弟反射弧這麼長。」說完忍不住又是一陣大笑。
  
  玖深的臉紅得像聖誕節的裝飾一樣。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希狄亞 的頭像
希狄亞

【solstice】

希狄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