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CWT34放在攤位上的夏玖無料~~~~

 

 


 

  「啊、啊啊啊……」
  台中市某警局裡突然爆出十分慘烈的叫聲。
  「玖深你幹嘛!」被嚇到打翻咖啡的同仁看著熬了一個晚上做出來的報告心都碎了,這份報告是等一下要交給虞夏的,被玖深嚇到,用來提神的咖啡幾乎都潑到了報告上面,剩下的時間不夠他重做啊!
  「對啊,吵人睡覺會被OO追喔……」尤其是對一個已經連續加班四十八小時都沒闔眼的人,好不容易能休息了,才趴下沒五分鐘就被玖深的尖叫聲嚇醒。
  「不、不要突然從我後面冒出來啦。」玖深嚇得往一旁跳了一大步,驚恐地望向怨氣都快實體化的同事。
  「好了、好了。」照例好人阿柳出來解圍,「所以玖深你到底為什麼突然叫的這麼慘烈?」
  雖然很感動出來救場的阿柳,但玖深只要想到剛才發現的事一點都高興不起來,哭喪著臉指著桌上翻動的桌曆說:「阿柳……七月了。」
  「什麼七月,早就已經八月了,玖深你太久沒放假忙昏了嗎?」手裡忙著拯救報告的同仁吐槽道。
  「不是那個七月……」拿起桌曆地到阿柳面前,玖深語氣哀怨地說:「是有很多不科學的東西的那個七月。」
  發出困惑的單音,阿柳仔細對照桌曆上的日期,「鬼門真的開了。」
  今年鬼門開的時間是國曆八月七號,到今天正好是第四天。
  「拜託不要說出來。」無力地趴在桌上,玖深一點都不想承認這個事實,平常有阿因在他就常常遇到不科學的東西了,現在還是一整個月到處都會有”好兄弟”跑來跑去的時間。
  他應該早點去請整個月的假去國外的,國外歸耶穌管,應該不會再遇到不科學的東西吧?不知道他現在去請假來不來的及。
  現在是暑假,不管是小學生還是大學生都已經放假了,各式各樣的案件也隨之而來,所以不止虞夏等人,連鑑識組的眾人也忙得不可開交。
  再說,寒暑假是學生和老師的特權,寒暑假對他們來說只代表有更多學生製造出來的案件需要處理,這樣一忙下來愣是沒有發現暑假已經過了一半,而且鬼月已經到了。
  「你們在幹什麼?」從外面走進來的虞夏挑眉看著鑑識組的人圍在玖深附近不知道在做什麼,最近不是都忙到快連睡覺的時間都沒有了?「我來拿報告。」
  「夏老大,再給我一小時可不可以?」苦著臉的鑑識人員看著虞夏的表情似乎是希望渺茫,「剛才被玖深嚇了一跳所以報告被咖啡潑溼了。」
  「老、老大……我、我不是故意的。」見虞夏的視線掃過來玖深立刻解釋道。
  「玖深發現鬼門已經開了所以慘叫,嚇到了不少人。」阿柳簡單一句話概括了剛才發生的所有事。
  虞夏幾步上前瞄了眼還在玖深手上的桌曆,「難怪剛才好像有聽到什麼聲音。」
  「報告我等一下再來拿。」
  丟下這句話虞夏轉身離開了鑑識組,讓其他人面面相覷,老大今天怎麼這麼好說話?

  「玖深。」阿柳望著虞夏離開的背影突然叫住準備繼續工作的玖深道:「你可以把老大的照片貼在門口,搞不好有鎮邪的作用。」
  「真的,如果是老大真的可以用來辟邪,光照片那些阿飄就會自動遠離三百公尺了吧。」這麼一鬧已經沒有睡意的同事笑道。
  「誰把老大的照片洗一洗一人發一張回去貼啦。」
  「還可以……」鑑識組裡頓時充滿討論虞夏照片功用的聲音。
  「那麼,誰有老大的照片?」不知道是誰說了這一句所以人都沉默了,虞夏非常不喜歡自己那張娃娃臉,想當然也就不喜歡照相,連警員證上的照片都差點想拿虞佟的交差。
  沉默了一分鐘左右所有人非常有默契地當作剛才一切都沒發生過似的回到位置上繼續手邊的工作。
  *

  忙了一天終於下班的玖深一回到租屋的公寓立刻趴到了沙發上一點也不想再移動身體。
  叮咚!門鈴響了,玖深掙扎著爬起來開門,一邊困惑會是誰來找他。
  「快讓我進去,熱死了。」站在門外的虞夏雙手提著兩個大塑膠袋腳邊還有一個行李袋,催促著打開門見到他就愣住了的玖深。
  聽到虞夏的話回過神的玖深趕緊讓出走道,幫忙提起行李袋困惑地問自家老大哪根筋不對拿著一堆東西跑到他家。
  「這個月我跟你住。」虞夏把行李袋放到玖深房間,開始從塑膠袋裡拿出虞佟準備好的晚餐,「所以這個月不准跟我說遇到不科學的東西要請假去收驚。」
  天啊!老大一定聽到後來他們的討論了!玖深在心裏哀號道。

  *

  玖深不知道虞夏是否真的有辟邪的作用,他只知道|虞夏比不科學的東西還可怕。                                   
  以前還只有上班的時候會受到摧殘,現在住在一起好像連下班都還在工作一樣,雖然常常有阿因或小聿送來虞佟做的愛心餐……
  今天加班所以比較晚下班的玖深走在回家的路上一邊想著虞夏住進他家的好處和壞處,踏出電梯玖深突然驚悚地發現地上有一排紅色的腳印從電梯口延伸到他家門口後,折返到半途又消失了。
  玖深租的是一層樓有兩戶的公寓,屋齡不大,裝潢感覺很高檔,但租金意外的便宜。
  被嚇到的玖深立刻衝到家門口,顫抖地打開門,喀拉一聲門從裡面被打開了。
  「老、老大……」見到虞夏的玖深就像見到救星般撲了上去,「外面有不科學的東西啦。」
  虞夏意外地沒有推開玖深,用和平時比起來相對溫和的語氣問玖深看到了什麼。
  「外、外面有紅色的腳印……走到門口又往回走,在一半不見了。老大,快,我房間有符咒可以先擋一下。」說著玖深就想往房間裡衝。
  虞夏冷靜的拉住玖深的後領,拖著他走到門口旁的鞋櫃,拿起一雙擺放方式和其他不同的鞋子,說:「那是我的腳印,今天回來不知道是誰打翻了紅色油漆,本來想說先回去拿佟的鞋,不然明天沒辦法上班,走到半路才想到會留腳印就脫下來。」
  「呵呵,原來是這樣啊。」明白緣由後的玖深只能傻笑回應。,他剛剛情急之下整個人撲到了虞夏身上,應該不會被打吧。
  「還不快點進來。」虞夏輕輕地巴了下玖深的後腦勺地,玖深走進屋裡後還站在門口的虞夏勾起少見的微笑低聲道:「沒關係,軟軟的感覺還不錯。」
  「老大你剛剛有說什麼嗎?」
  「沒什麼,快來吃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希狄亞 的頭像
希狄亞

【solstice】

希狄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