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事項:
1.後續應該有
2.玖深可能領便當
3.請慎入
 


  「動作快一點,不要拖拖拉拉的。」虞夏一邊觀察著案發地點周圍的環境一邊催促著手下的組員。

  要是動作太慢記者們就會像聞到蜂蜜的螞蟻般聞香而來,而他們,通常只會阻礙 他們辦案,嚴重一點還會強迫他們公開辦案進度,導致嫌犯可以聞訊逃跑。

  他們這次的案件是一起追蹤已久的販毒集團,虞夏好不容易從線人手上得到這個集團的中上游有一次聚會,也顧不得他今天是休假立刻衝回警局喊了人到聚會的地點包抄。

  「海洛因一箱、安非他命一袋、美金一箱、非法改造手槍數把、衝鋒槍一把……嘖嘖,這年頭的毒販還真有錢,葛格我都想改行了。」熟悉的不正經嗓音從虞夏身後傳來,讓他頓了一下腳步。

  轉過身,不耐的回應道:「我記得你的辦公室應該不在這裡吧。」

  「是啊,可是我今天休假,本來是要拖前室友一起去吃飯的,結果半路上看到你們在這裡就先來看一下囉。」嚴司拉起一旁黎子泓的手朝虞夏揮了揮。

  虞夏可是一點都不相信嚴司的話,嚴司雖然愛湊熱鬧,但他們在的地方可以不是隨意就會路過的地方,八成是黎大檢察官不知道從哪裡聽到風聲特意繞過來看一下情況吧。

  「要吃飯就趕快去,不要在這裡妨礙辦案。」雖然嘴上抱怨著但也沒打算真的趕人,虞夏準備繼續搜查有沒有漏掉的證據,轉過身的瞬間眼角似乎瞄到一個不應該出現的影子。

  他們所在的地點是一個廢棄的汽車工廠,附近也沒什麼景點之類的地方,所以還挺荒涼的到處都是雜草,按理說現在應該除了被他們制伏的販毒集團人外就應該只有警方的人,怎麼會有路人出現?

  虞夏還在思考身體已經自然地走近查看,注意到他走近,那道人影驚慌地跑了起來,但不是毫無目的的亂闖,在雜草掩蓋下虞夏直到人跑近才發現草叢中停了一輛車,見狀虞夏也衝上前想阻止人影坐進車裡。

  但就差了那麼幾步,突兀的煞車聲迴盪在空曠的荒地上,汽車往後退了一點後緊急剎車,讓人不禁懷疑裡面的駕駛是否真的有駕駛執照。

  不過這時候駕照這回事已經不重要了,汽車停頓了一下後直直地往中央的空地衝去,那邊正是案發現場,或蹲或站的聚集了不少的員警。

  「閃開!」兩條腿再怎麼跑都不可能快過四個輪子的虞夏只能嘶聲竭力對還沒意識到發生什麼事的同僚大喊。

  大多數的員警聽到虞夏的大喊立刻反應過來退開,退開的同時也不忘拉上一旁的同仁,但汽車駕駛發現人群散開後仍是直直地衝上前,卻在離警戒線包圍的圓圈不到五十公尺時突然轉變方向。

  員警們退開的方向大致呈現一個半弧形,而玖深正好從一開始就位於這個半弧形的另一側,在較邊緣的地方搜查有沒有遺漏的證據,太專心也距離較遠所以沒有聽到虞夏的大喊,正好成了目標。

  「玖深!閃開!」

  接下來的景象就像老式電影一樣,用慢動作在虞夏眼前撥放……

  一邊往玖深跑去的虞夏見到的景象是聽到他的叫喚回頭,下一秒,汽車狠狠地撞上玖深的身體,只見玖深的身體像布娃娃般被拋上天空再狠狠地撞到地面,腥紅的液體不斷地從身下擴散出來。

  虞夏衝到玖深旁邊想要伸出雙手卻又不敢動他,深怕會加重傷勢,耳朵似乎聽到旁邊有許多的吵雜聲,但現下的虞夏像是在看無聲電影一樣完全聽不到,全副的專注力都在眼前的玖深和他身下的腥紅。

他懂,做他們這行的本來就要有心理準備,每一次出任務都會有人受傷,許多以前同期的同袍大多因為有了家庭轉任到更安全一點的崗位上,就像以前一位同袍的妻子說的:做他們這行的,出門就要當丟掉,回來是撿到。

  但他從來沒想過,在十幾年前虞佟那次車禍外,再一次面對熟識的人倒臥在血泊中。

  突然一隻手用力地把他跩了起來,虞夏踉蹌地站穩,他好像看到了一個白色的身影撲到玖深旁做些什麼,身旁的人嘆了口氣,突然一個巴掌打了下來。

  「如果連你也慌了,那他要怎麼辦。」
  
  用力地抹了一把臉虞夏深深地看了一眼嚴司正在急救的玖深,深吸了一口氣轉過身開始指揮有點混亂的現場,再經過黎子泓時低聲說了句:謝謝。

  剛才幸好有黎子泓在場可以幫忙控制場面所以並沒有非常混亂,在得知已經有人跟著那輛車也叫了救護車後,虞夏壓下心理的不安迅速的掌控現場,並繼續接下來的工作流程,在救護車到了之後他也只是深深地望了一眼被推上救護車的玖深便回頭繼續工作。

  雖然虞夏表面上仍十分鎮定,但他底下的組員們都知道自家老大心底的焦急,這麼想著手裡的動作業加快了幾分。

  好不容易將案件處理到一個段落,將手上其他的事情都派下去後虞夏乾脆地轉身往醫院趕。

  到了醫院後找到了跟著救護車一起離開的黎子泓和嚴司,虞夏連忙詢問酒深的情況。

  一向不正經的嚴司難得這次沒有嘻皮笑臉,正經的對虞夏簡單說明目前的狀況,玖深倒地時正好是頭部先著地,應該有顱內出血,但詳細的位置還不清楚,人已經推進手術室了,詳細的結果要等手術結束後觀察。

  「……雖然有及時送醫,但玖深的情況不是很好。」最後補上了一句讓人不安的話語。

  意外的,手術沒有幾人想像中的久,醫生出來後依照慣例詢問家屬,虞夏等人上前說明身分並詢問病情。

  「病人受傷的區域是左腦,蜘蛛網膜下出血,目前暫時將腦殼取下……」

  隨後幾名護士推著玖深從手術室出來,虞夏的注意力轉移到玖深身上,身上的衣服已經換成病服,幾乎整個腦袋都被白色的紗布包圍,身上還插著數支監測和維持呼吸的管子。

  虞夏覺得會哭會笑會吵著要休假去收驚的才是他認識的玖深,床上這個不會動、看起來異常脆弱的一點都不像玖深。

  護士們將玖深推進手術室旁的ICU,虞夏的注意力才放回醫生的說明上。

  「目前是使用藥物讓他在三天的觀察期保持睡眠狀態,出血受影響的範圍要等三天後做CT才有辦法確定,希望能盡快聯絡家屬過來簽同意書。」

  黎子泓和嚴司向醫生道過謝後擔心地看向從一開始詢問玖深狀況外再也沒有說過一句話的虞夏。

  「剛好等一下七點有會客時間,去看一下玖深小弟吧!我跟前室友先回去聯絡玖深的家屬。」嚴司表情難得嚴肅地說完準備回警局,卻被虞夏突然一拳砸在手術室外的牆上的舉動嚇到了。

  黎子泓蹙起眉,淡淡地說:「沒有人願意看到這種事。」

  拳頭還頂在牆上,虞夏的臉朝向地面看不到他的表情,嘶啞的說:「為什麼,為什麼偏偏是玖深?」

  「會好的,玖深他一定會好的。」嚴司突然冒出了這麼一句,「老大你要一直跟玖深講話他一定會很快好起來的,愛情的呼喚是很偉大的。」

  虞夏直起身子面無表情地看了嚴司一眼,「時間差不多了,我先進去看玖深。」



------------------------------
名詞解釋
ICU:加護病房,Intensive Care Unit,簡寫ICU
CT:電腦斷層攝影computed tomography,簡稱CT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希狄亞 的頭像
希狄亞

【solstice】

希狄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