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代設定
  × 玖深女裝有,請小心食用
  安安大家好,這裡是好不容易腦漿枯竭後脫離休羅場的阿希,雖然馬上又陷入過年大掃除的修羅場……還是很有病的寫了無料((艸
其實一開始真的枯竭到完全沒梗RYYYY結果大掃除掃一掃,突然想起蝶ㄉㄉ前陣子(還是很久之前?)的文噗,是黎嚴的古代場合……於是又……下坑了((诶?
這篇意外的快打完,剛好趕在印刷廠除夕休息之前((艸,我何時才能脫離死線前送印的日子QWQQQQQQQ
話說過年不是應該大紅大紫、滿山遍野(?)的紅嗎?為什麼我寫完發現除了花是紅的,其他根本就是金光閃閃的狀態???????
呃……還是不要糾結這個問題好了,等等要出門送印,還是不要廢話太多了((已經說很多了#

↑原諒我已經累到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直接貼無料上的後記RYYY
感覺超可愛得WWW有點想寫後續(猶豫)
希望大家會喜歡~~~



 

 夏虞王朝,一個由於前朝腐敗、民不聊生而虞氏兄弟起義推翻前朝所建立的國家。
  時近年關,是該封筆、提福字的時間,本該寧靜的皇宮卻從遠處出現了吵雜聲,下人們早已見怪不怪,自從換了新皇帝後,這種場景時常上演。
  從長廊的盡頭出現,一名身穿精緻黃袍的男子大步地向外走,身後則跟著一串苦著臉的內侍,以為首的侍衛隊長為最。
  「皇上,您不能出宮啊!」玖深小跑地跟在虞夏身後,誰能告訴他為什麼這麼命苦?身為皇上身邊的近衛隊長,武力值居然還沒有皇上高。雖然皇上非常勤政愛民,大臣們被壓榨地慘慘戚戚,但你們有見過這麼喜歡出宮的皇帝嗎?
  不,應該說,喜歡出宮親手逮捕壞人的皇上。
  這叫民間的捕快怎麼活啊!
  
  「吵死了,這些大臣一點用都沒有,連個採花賊都抓了大半年還抓不到,都要過年了,百姓怎麼安心過年!」絲毫不理會苦勸地內侍們,虞夏突然在議事殿前緊急停下,玖深和其他內侍在虞夏身後撞成一團。
  蹙起眉,虞夏低頭看了下自己的衣著,幾秒鐘後轉身拎起陷在人堆裡的玖深往回走,「笨死了,我還穿著龍袍為什麼沒告訴我。」
  「皇上,您應該自稱朕。」顫愄愄任虞夏拖著他走,玖深小聲地開口,「您剛下朝屬下認為您知道,是屬下失職。」
  「少囉嗦,我愛怎麼說就怎麼說。」幾句話的功夫,虞夏已經往回走了三分之一的路程,但仍舊不習慣皇宮廣大的他不耐地嘖了聲,「煩死了,上一個皇帝是腦袋有病嗎?皇宮蓋這麼大。」
  「因為有御輦啊。」和虞夏相似卻平和許多的面容,身穿著朝服,是當今皇帝的兄長─輔政王爺虞佟。
  這位王爺也是個傳奇人物,和當今皇帝打敗前朝後,以志不在此為由帶著世子離宮,跑去做了刑部大臣,皇位只好落在弟弟虞夏身上,沒想到兄弟倆都一樣不喜歡做皇帝,虞夏當了皇帝後也時常微服出宮,親自拿下不肖之徒。
  「那種東西我才不坐。」想起前任皇帝留下來的御輦,虞夏的表情抽搐了下,前朝皇帝奢侈浮誇,四處都裝飾得金碧輝煌,連御輦都是,在虞家兄弟看來完全就是暴發戶的心態。
  不在意地聳肩,虞佟看了下呈現詭異姿勢的虞夏和玖深,「我以為你早就衝出宮外要去逮那名採花賊?」
  注意到虞佟的視線,虞夏鬆開手讓玖深的腳得以回歸地面,語氣十分不滿地道:「那群笨蛋居然沒有人提醒我沒換下龍袍。」
  「上朝不是本來就穿著龍袍。」虞佟對自家兄弟的想法感到無奈,看樣子是聽到有犯人就把其他事都忘了吧。
  最後在虞佟的協助下,虞夏帶著玖深出宮,兩人站在大街上,突然想起來||採花賊是不會在白天出現的。
  幸好那名採花賊犯案前都會到對方家中留下一封信,雖然虞夏對此十分地不屑,「採了花再道歉,哪門子誠意。」,總之,兩人前往今晚採花賊光顧的人家,和對方說明並請對方配合,確認過晚上的流程後,虞夏拖著玖深再次上街。
  「為什麼是我要穿女裝?」一臉哀怨的玖深看著眼前興致勃勃拿著女裝在他身上比畫的虞夏。
  「先不說武力值,皇帝穿女裝去逮採花賊你覺得能聽嗎?」虞夏挑了兩件鵝黃色和淡綠色的高領女裝在玖深身上比對著。
  想到虞佟如果聽到虞夏穿女裝去抓採花賊還被百姓知道後的表情……玖深一臉認命地任由虞夏擺弄。娘,兒子對不起您,穿女裝一切都是皇命難違啊! 
  「不用一臉絕望。」虞夏好心地出言安撫,「這家店是我跟佟的,所以不會有別人知道的。」
  
  晚上,玖深戴上假髮躺進那戶人家女兒閨房的床上,他明明就是應徵守皇宮的侍衛,結果糊里糊塗地當上了虞夏的近衛隊隊長,現在還要兼差捕頭躺在這裡逮採花賊,他可以辭職回家種田嗎?
  這時從窗戶的縫隙伸進一根細管,玖深盯著緩緩飄過來的白煙,慶幸自己有先吃下解藥,把棉被往上拉裝作被迷昏的樣子。
  黑色的人影輕巧地從窗外跳入,站在床邊疑惑地盯了一會,拉開棉被一角露出玖深的手,輕輕把手搭上玖深的手腕,「擦!這分明是男人。」
  聽到採花賊的聲音玖深有點困惑,他總覺得這個聲音有點耳熟?同時躲在一旁的虞夏也跳了出來。
  「不准走!」虞夏用力一扭,把採花賊的手反剪在背後,有點詫異採花賊的武力值如此低下,虞夏示意玖深拉開採花賊的面罩。
  「嚴司?」玖深被面罩下的面孔嚇到了,居然是那個喜歡黏著宰相的太醫院院首──嚴司。
  「我不會跑,放開我啦,原來是玖深啊,扮相不錯喔。」雖然被虞夏扭在背後的手絲絲犯疼,嚴司忍不住調侃眼前女裝扮相的玖深。
  「不錯你個頭!你沒事當什麼採花賊!」害他還被強迫換上女裝,突然意識到又有熟人看過他的女裝扮相,玖深瞬間暴躁了。
  「唉呦,這不是為了皇上做準備嘛,雖然現在還沒有後宮,但以後總有的,剛好這些女子都有各種怪異的婦科疾症,正好拿來練手啊,我可是藥到病除的神醫呢。」兼任暗部首領的嚴司一臉自豪,「沒想到前朝的暗衛還是有點用處的。」
  「暗部不是用來這樣用的吧!」玖深再一次萌生辭官歸鄉的念頭,跟這些思考詭異的官員一起共事真的沒問題嗎?
  
  「不用研究婦科,以後也不會有後宮。」虞夏鬆開絞著嚴司的手,瞥了一眼玖深,道:「你只要研究他就好。」
  
  「咦!」
  嚴司的視線在驚疑的玖深和一臉淡定的虞夏中間徘徊,露出一抹心知肚明的微笑,「原來如此。」
  
  轟動了京城大半年的採花賊事件就這麼落幕了,真是可喜可賀。
  為了皇帝的後宮跑去做採花賊的太醫院院首沒有被刑部帶走,依舊每天黏在黎子泓宰相身邊,偶爾逗逗皇帝身邊的近衛隊隊長,過著愉快的生活。
  
  而除了要應付皇帝大人各種奇怪的要求外還要躲避太醫院院首的騷擾,玖深再一次地在心中吶喊:我一定要辭官!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希狄亞 的頭像
希狄亞

【solstice】

希狄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