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不,我還是踩過死線了QAQ
看在不到十分鐘的份上大家就當作我沒踩線吧((艸

祝大家情人節快樂喔XDDDDD

因為有點趕所以角色有點崩不好意思((你太慢說了


 

「诶,今天是情人節?」一早起來站在月曆前得嚴司拿起紅筆畫上了一個大圈,思考了一下後拿起手機找到號碼後撥了出去。

「喂,黎大檢察官我們一起去吃飯吧。」嚴司愉悅的說,穿起外套,拎起錢包準備出門,再纏到黎子泓答應後,嚴司擅自決定見面的時間和地點後完全不等黎子泓回應就掛了電話。

接著,套上鞋子,嚴司又撥了另一通電話出去,「楊德承,我和小黎等一下去你那邊吃飯,我要情人節套餐。」鎖上門,按下下樓的電梯鈕。

「情人節我忙得要死,你還打電話騷擾我。」電話那頭傳來不滿得碎碎念,不過嚴司知道念歸念,等他們到的時候楊德承還是會幫他弄好的,電梯很快就到了,一邊和楊德承閒聊,嚴司到了地下室開車。

「哎,不知道今天會不會遇見被圍毆的同學和小聿呢。」收起手機,嚴司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

本來準備直接前往和黎子泓約好的地點的嚴司,在停紅綠燈時瞄到旁邊的廣告後思考了一秒,按下了右轉燈,最後在一家店停了下來,找到車位後嚴司走進了店裡,很快又出來了,不過手上多了一個不小的提袋。

隨手將提袋放到副駕駛座,嚴司才繼續往原先的目的地駛去。

遠遠的就看到黎子泓已經在警局門口等著了,停好車,拎著提袋下車,嚴司偷笑著小心得繞道黎子泓後方,然後用力撲了上去。

「Surprise!」順勢在黎子泓得臉頰上重重的親了一下,然後鬆手。

被撲得黎子泓則是因為重力往前踉蹌的幾步穩住自己,用帶點無奈一點縱容的語氣喊到:「嚴司!」

「嘿嘿,情人節快樂啊。」遞上剛才買的包裝精美的高檔巧克力。

「今天是情人節?」黎子泓的語氣十分疑惑,畢竟以他的個性本來就不是會注意這種事的人,再加上警局裡的人大多是單身,就更不會注意到了。

「是啊,等我一下,我已經叫楊德承幫我們留位置了。」嚴司勾起笑把車鑰匙丟給黎子泓讓他先去開車,自己則是走進了警局。

「嗨,玖深小弟你今天沒休假嗎?」嚴司一進警局就看到了很好戲弄得鑑識人員,上前勾住他的脖子打招呼。

「哪有這麼好,剛過完年,還有一堆報告還沒做呢,你今天怎麼會來?黎檢察官剛剛才走出去喔。」玖深以為對方是來找黎子泓得,畢竟嚴司每次來局裡幾乎都是和黎子泓有關。

「我知道啊,我們等一下要去吃飯,吶!」跟著對方腳步得嚴司把手上的提袋丟給玖深,「義理巧克力,你拿去發一發吧。」說完還笑著眨了眨眼睛,「情人節快樂,我先走了。」

「啊?」一臉錯愕的鑑識人員抱著提袋,望著嚴司離開的方向喃喃得重覆道:「義理巧克力、情人節……」再看向自己懷裡滿滿的精緻巧克力,「這是炫耀吧?」

※  ※  ※ 

「吶,小黎我們等一下去看櫻花吧,聽說今年靠近南投的山區有很漂亮的櫻花林。」開心的吃著情侶套餐的嚴司提議到。

「……那裡有管制,而且電視有報人很多。」黎子泓不相信嚴司不知道這件事。

「NO,NO。」嚴司一臉神秘得搖了搖食指,「我弄到了通行證,所以我們可以直接開進去,不過沒有也沒關係吧,只要報上夏老大的名字我相信他們也會讓我們過得。」

「欸?嚴大哥,黎大哥,你們也來吃飯啊。」虞因牽著少荻聿走道兩人桌邊。

「嗨,被圍毆的同學和小聿。」嚴司舉起手上的叉子痞痞的回應道,黎子泓則是點了點頭算是回應。

「可以換一個稱呼嗎?嚴大哥。」虞因一臉黑線得看向嚴司。

「來來。」嚴司向兩人招手,從口袋裡拿出剛剛特意留下來的巧克力遞上,「來,義理巧克力,情人節快樂。」

「你們怎麼會來這邊?」

「因為今天的情侶套餐有限定的甜點,所以就被小聿拉來了。」虞因指指幾桌外他和小聿桌上的甜點。

「對了,今天是情人節,那小海妹妹有沒有什麼表示。」嚴司突然想到那位剽悍的少女,目前還在努力到追虞家大爸,不過革命尚未成功,每次那位小海妹妹都會弄出讓人意料之外的戲碼,實在是讓他很感興趣。

「啊?好像有聽阿方說小海打算去抓幾個通緝犯當情人節禮物,好像還有其他的計畫,不過我就不清楚了……」虞因扒了扒頭髮一邊思考一邊說道,突然站在她旁邊的少荻聿用力的拉了一下他的衣角,「對了,一太剛剛有傳簡訊叫我遇到你的時候跟你說可以去看一下剛剛的巧克力,什麼巧克力啊?」

「噢,沒什麼,應該是剛剛發的義理巧克力吧。」聽到虞因轉達的話後嚴司微微勾起了嘴角,看樣子等會一定要回警局一趟,一定會發生有趣的事,嚴司默默下了決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希狄亞 的頭像
希狄亞

【solstice】

希狄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