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說明:

   設定是陰陽師最活躍的日本安平時代

     部分劇情應劇情需要可能不符史實請勿較真
   
       大妖狐冰炎X小陰陽師漾漾

 

 



  黃昏,日與夜的交替,人和妖魔並存的時刻,又稱「逢魔時刻」。

  京都一角,一處廢棄的房舍,附近荒草蔓生、渺無人煙,房舍的前主人是一位因冒犯天皇而被貶至右京的貴族,遷至右京後不久貴族便抑鬱而死,沒有子嗣繼承的屋子就這樣成了廢墟。
  平時乏人問津的廢墟今天迎來了兩位嬌客,兩名年約十三、四歲的少年,穿著便於隱藏在夜色的深色狩衣,躲藏在屋子附近的草叢中。
  而他們自認隱蔽的舉動都被另外兩人……或者說妖族看在眼裡。

  「颯彌亞,你說,他們會待多久?」玩味語氣的句子,令人驚異的是從一隻墨黑色的狐狸口中說出。
  「那很重要嗎?」漫不經心的語氣顯示聲音主人的態度,懶散地倚在樹幹上將手上的書翻頁,不帶任何情緒地瞥了眼樹叢的方向。
  兩名妖族所在的位子是離少年們不遠的一棵樹上,從這個位置能清楚地觀察少年們的一舉一動,少年們卻看不到他們。

  靈巧一跳,落到冰炎所在的支幹,墨黑色的狐狸人性化的挑眉,「別這麼冷漠嘛,他們可是來找你的,颯彌亞。」
  「嘖。」不耐地闔上書本,看向一旁不斷干擾他閱讀的好友冰炎冷冷地回應到:「你是對紫色狩衣的孩子感興趣吧?夏碎。」
  「是啊。」很乾脆地承認。

  兩名少年身上穿的狩衣分別是偏深的藍色和紫色,皆是黑髮黑眼氣質卻不太相同,不存在錯認的可能,深紫色狩衣的少年明顯比深藍色狩衣的孩子有自信多了氣勢也較為俐落。
  吸引夏碎目光的則是深紫色狩衣少年和他近乎相同的臉孔。
  引起兩名妖狐關注的少年們似乎因為年紀尚輕漸漸耐不住性子竊聲討論了起來。
  
  「千冬歲,真的是這邊嗎?我們已經等很久了。」苦著臉,深藍色狩衣的少年稍微動了下僵直的身軀,因為許久未動而產生的酥麻感讓他的臉皺成了一團,抬頭望了眼天色,「我猜我們至少已經等了兩個時辰。」
  掏出符咒驅散圍繞在身邊的蚊蟲,千冬歲觀察了下天色說:「準確來說是兩個時辰又一刻。」

  兩人同為陰陽寮的陰陽生,這次是聽說這座廢墟裏有妖魔出現的跡象,被深藍狩衣少年的姐姐以探查的名義派來訓練。

  『人類,回去。』
  空氣中突然傳來一道清冷的嗓音。

  少年們短暫的驚愕後迅速反應過來,知道自己已經暴露,從草叢中站了起來,手裡抓緊符咒背對背形成互相掩護的防禦姿態,一言不發。

  『回去!』語氣中隱含了一絲不悅。
  
  突然一陣騷動,千冬歲反射性地甩出一道攻擊性符咒,小型的雷電在圍牆邊炸了開來。
  「別這麼緊張嘛!我們不會對你們如何的。」
  夏碎出現在少年們的眼前,依舊以獸形出現,舔了舔爪子慢悠悠地調侃眼前的小陰陽師們。
  「喝!」
  看到被他的出現嚇得倒抽一口氣的小陰陽師,夏碎心情很好地笑了,雖然這表情出現在一隻狐狸身上有點違和感,「颯彌亞你看看,你嚇到他們了,他們完全不相信我們不會傷害他們。」
  『他們是陰陽師,會相信你才有問題。』
  伴隨著清冷的嗓音銀白色的身影從夏碎後方由淺至深浮現。
  銀白色是所有人見到颯彌亞的第一個想法,火焰般紅則是第二個印象,銀白色與紅色兩種極端的顏色完美並存於同一個人身上。
  紅色的單搭上外層的白色狩衣,狩袴也是紅蓮的色澤,及腰的長髮是銀色的,左額前有一綹與眸色相同的紅髮,可以說颯彌亞整個人身上只存在銀白色和紅色。
  
  看似緩慢實則敏捷的走近三人,「你們不該來這裏的。」
  「可是有人在這裡受到妖怪的攻擊。」深藍色狩衣的少年脫口反駁道。
  「漾漾!」千冬歲不贊同地看向褚冥漾,漾漾太衝動了,他們眼前的妖狐目前看起來不會對他們怎樣,但如果激怒眼前的妖狐只有他們是打不過的。

  「所以?善良的陰陽師要來消滅邪惡的妖怪?」不屑的語氣,颯彌亞冷冷地嘲諷道:「如果我告訴你那些人其實是被陰陽師打傷的你要如何?」
  「怎麼可能!」

  不滿一而再地被反駁,颯彌亞不悅地瞇起眼盯著眼前膽子異常大的小陰陽師,已經很久沒有人敢這樣反駁他了。
  「颯彌亞說的是真的喔。」夏碎走到颯彌亞的身邊變化成人型,和颯彌亞相似的銀白狩衣,內單與狩袴是深紫色的,臉上掛著溫和的笑容,讓人不知不覺卸下心防。
  
  看清夏碎人形的容貌後褚冥樣輕呼一聲轉頭看向身旁的千冬歲。
  「你……」千冬歲想問卻又不知從何問起,他們家歷代都是以陰陽師為業,也沒聽說誰和妖狐有來往,為什麼自己和眼前的妖狐長得如此相似。
  「我不知道喔。」知道眼前少年沒說出口的問題,夏碎很乾脆的回答,「我也想知道答案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希狄亞 的頭像
希狄亞

【solstice】

希狄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