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課就上到這裡,同學們下次上課要記得把作業交上來。」老師說完就丟下傳送陣離開了。

「漾漾,我跟萊恩要去圖書館找資料,你要一起來嗎?」千冬歲在收拾的時候突然問我。

「啊?喔,好。」這下太好了,不然每次一個人去圖書館都困難重重,跟千冬歲他們一起的話可以輕鬆不少,「對了,喵喵呢。」一下課就不見了。

「我已經問過了,喵喵說今天醫療班人手不足她要去幫忙,晚一點我們在一起去白園吃午餐。」千冬歲一手抱著書一手推了推眼鏡。

該不會是輔長又不管保健是外面的屍體了吧……還是九瀾又把誰誰誰的內臟偷走了?

「我好了,走吧。」

十分鐘後我們就站在圖書館中央的智慧之樹下,我不得不說果然是火星人有差,要是像平常我一個人至少要一個小時才進得來。

「漾漾,你找好了嗎?」

千冬歲的手上已經疊滿了書,旁邊還有一疊浮在空中得應該是萊恩吧。

「我還要一下,你們先過去好了。」也太迅速了,我們到這裡還沒三分鐘吧!

嗯,咒歌的作業是要交一篇找出兩種相似作用的咒歌寫下內容跟比較差異,安因跟學長都教過我不少咒歌,可是我想找沒有學過的……

我把手貼上智慧之樹,閉上眼睛,讓心裡想的只有自己需要的。

『我需要……有力量的歌謠,不是攻擊性的咒文,是蘊含力量的咒歌。』

那一瞬間我覺得我的腦袋好像出現了一段歌詞,好像抓到了什麼,卻說不出來。

我看向腳邊,整整齊齊得出現一小疊的書,可是其中最薄的一本書引起了我的注意,很薄,大概只有一本筆記本的厚度,很嚴重的泛黃,感覺就是標準古裝劇裡主角被人追殺歷經千辛萬苦突然在某個偏僻的洞穴發現的武功秘笈,練成之後可是找仇家報仇然後稱霸武林,或是畫著藏寶圖然後大家搶得你死我活那一類的東西。

我翻開第一頁……不知道是哪一族的咒歌,據說有安神的效果,類似催眠曲那類的,可是到處都是汙損中間還整整被人撕掉了一大段是要怎麼看啦!

「漾漾!你好了嗎?」聽到千冬歲的聲音我反射性的把那本書藏了起來,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覺得不可以被看到。

「啊!我好了。」我抱起剩下的兩三本書往千冬歲跑去。

等到把作業做完要離開圖書館的時候,我趁千冬歲他們不注意的時候借了那本書,準備晚上一個人的時候再拿出來看。

好不容易上完下午的課,我連晚餐都沒吃就往黑館我的房間衝,雖然只看到少少的幾行,可是有一種莫名的預感,我需要把這本書看完,它好像跟我在圖書館那閃過的想法有關而且很重要。

「日安,漾……」

快速的推開黑館大門,連大門上以前超怕的靈魂都不怕了,一進門就往房間衝去,剛剛好像有看到安因?

把房間的門鎖好再加上好幾道封咒,雖然可能沒有用,隨意得把背包丟到一旁,我坐到書桌前,打開了那本書。

               ……
             一個、兩個 微光閃爍
                 ……
            數千萬個夢想 微小的光芒
              在銀色得夜搖曳歌唱
                 ……


不知道為什麼,雖然只有片段,可是這首歌謠,有種……很熟悉、很溫暖、很像回到媽媽懷裡的感覺。

因為很薄所以很快就翻完了,這時門口突然有人敲門。

「漾漾,千冬歲在下面找你,好像很急的樣子。」是安因。

「好,我馬上就下去了,謝謝。」還好是安因,整個黑館大概只有安因跟賽塔會先敲門,要是學長就直接走進來了,把書收好我才關好門往大門走去。

「漾漾,快跟我走。」千冬歲一看到我只說了這一句話後抓了我的領子就開始走。「我邊走邊解釋。」

同學我有腳可以自己走,不要拖著我啦!


「歲!」

「褚!」

哇啊!這也太恐怖了,千冬歲你亂說,這已經不只是狂化吧,根本是妖魔化了。

剛剛我們一踏出傳送陣,一個巨大的黑影就撲了過來,還好夏碎學長及時把我們拉到旁邊,學長一槍把黑影給打了回去,我才發現那就是千冬歲說的狂化樹人,說真的,看到之後我突然覺得學校植物園裡的奇怪植物都超可愛的。

形狀勉強可以看出來是樹人啦,可是顏色都是紫紫黑黑那種不是正常會出現的顏色,臉的地方整個扭曲,應該是樹葉的地方便成了奇怪的黏稠狀液體,動作太大還會甩出來……我錯了,那是比王水還可怕的腐蝕性液體,我看向一旁被融出一個大洞的地面。

「你來幹什麼!」學長捅爆黑影後那雙銳利的紅眼馬上瞪了過來。

說真的我也很想知道啊!是千冬歲說要來支援得我也不知道他抓我來幹嘛啊,言靈我還不熟,爆符我要是再變出炸彈或殺蟲劑一定會被學長嗶─掉,我也不知道我能幹嘛。

「學長!」眼角瞥見一個黑影衝向學長,我快速的掏出米納斯一槍打過去。

學長反手將長槍和我的子彈同時打進狂化的樹人身上,把樹人震退了幾步掩著受傷的部位發出哀嚎。

「冰炎,不可以把樹人打趴,公會的命令是安撫他們,不是打爆他們。」夏碎學長雖然是這樣說但手中的動作完全是另一回事,狠狠的痛毆另一個想撲上來得樹人,我猜應該是那個樹人原本的方向是撲向千冬歲的關係。

不過,要安撫的話……我想到從圖書館找到的那篇咒歌好像也有安定淨化的效果,可是裡面的歌詞不完整,算了,就試試看好了。

「千冬歲,掩護我一下,我有一個方法想試試看。」我朝千冬歲大喊,一邊用米納斯防禦想攻擊的樹人,一邊往千冬歲的方向移動。

「我知道了。」千冬歲也往我的前方移動,順手還丟了一個防禦陣法在我身上。

看到我們兩個的動作,學長和夏碎學長對視了一眼也分別站到我的兩側掩護。

深吸了一口氣,我開始唱出第一句,很奇怪明明那本書上的歌詞很多部分都遺失了,可是當我唱出上一句,下一句很自然的就接下去……
               
           就這樣 精靈們 安然入睡
               未滅盡的 
            一個、兩個 微光閃爍
          漸次飄浮的回憶 初始得幸福笑容
              墜落大地間的
           數千萬個夢想 微小的光芒
             在銀色得夜搖曳歌唱
           璀璨的希望誕生於這個世界


冰炎等人發現樹人們的動作漸漸慢了下來,那些狂暴化的樹人也逐漸回復正常,紛紛閉起眼彷彿在聆聽一般。

方才打鬥被破壞的環境也以肉眼可見得速度復原,被汙染的樹木草地被淨化,大坑被填滿,各式各樣的植物從地底發芽抽高,伸展出翠綠的葉,其中甚至還有一種被稱為「陸珊瑚」得花,這種花就如同原世界溫暖淺海的的珊瑚一樣,對於環境有很高的要求。

歌謠在重複兩次後停了下來,大部分的樹人也回歸沉睡,唯一一位尚未沉睡的樹人走近他們。

「公會的袍級和年輕的孩子,感謝你們的協助,族人們都已經平靜下來繼續沉睡,年輕的孩子,這首歌謠是很古老的歌謠,既然你有緣知道了便好好利用他吧,我也該沉睡了,願主神保佑你們。」說完那名樹人也在原地進入沉睡了。

自己講完就馬上睡著嗎?這叫原世界眾多失眠的人情何以堪,我滿頭黑線的看著已經偽裝成非常普通的大樹的樹人。

「褚,你怎麼會知道這首歌。」學長一臉嚴肅的走過來,連我剛剛在腦殘都忽視了。

「是我們在圖書館找咒歌作業的時候找到的吧。」千冬歲補了一句,「漾漾好像有借一本書回去。」

我還以為你不知道……

「這不是原本的版本吧。」學長的表情還是很嚴肅。

「呃……我也不知道耶,書上的有空缺,但剛剛很自然就唱出來了,我想說書上說有安撫的效果就試試看啊。」咒歌不能改嗎?甄麒麟亂用卡通對白不是也很順利。

「你連那首咒歌到底是什麼都不知道還感用!這次是好運剛好被你矇到,這是很久以前流傳的,有鎮魂的效果。」學長皺起了眉。

「漾漾還真是幸運呢!」夏碎學長笑笑的接過學長得話尾。

「呵呵。」我只能跟著傻笑。

不過這裡還真得很漂亮耶,藍天白雲綠草地,全家出遊野餐得好去處。

「我們下次來這裡野餐好不好。」

「喵喵應該會喜歡這裡。」千冬歲又拿出他的隨身小冊子開始記錄。

「這裡環境不錯很適合。」夏碎學長環顧了下四周,看向學長:「冰炎你說呢?」

「……」

拜託啦!一起來嘛,學長,偶爾也要到郊外呼吸新鮮空氣親近大自然嘛,你是精靈耶,不是應該都很愛好自然嗎?

「嘖,隨便你們。」

「啊!」

「沒事亂叫什麼!」學長被我嚇的腳步踉蹌了下,狠狠的瞪了過來。

「我想起來為什麼我會覺得很眼熟了!」我一定是被甄麒麟附身了啦,居然跟他做出一樣的事,「那是原世界裡一部動畫裡的插曲……」我越說越小聲,幾乎都快聽不到了,但在場的人都不是正常人所以還是很清楚。

「什麼!你亂改咒歌就算了,還給我用原世界的動畫插曲,褚,我今天一定要把你種到地心去!」

「哇啊啊啊啊!我不是故意得啊啊……」一看學長得臉色不對我立刻拔腿就跑,不知道我現在跟學長說你不懂的都是咒他會不會放過我,我在心裡默默飆淚。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希狄亞 的頭像
希狄亞

【solstice】

希狄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