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在褚冥玥身後左拐、右拐幾次颯彌亞等人都覺得差點跟丟,有點懷疑女子是不是故意的。

不久,褚冥玥便停下了腳步,「到了,你們還不錯。」算是間接承認了剛才的舉動。

出現在三人面前的是一片花海,各式各樣的品種,甚至連不合節氣的花都盛開綻放,中間不時有小動物竄過,旁邊是一個水池,許多動物圍繞在水池旁休憩、飲水,幾人的到來也只是抬了下眼皮,注意到褚冥玥在他們身邊便不再理會。

擁有靈力的颯彌亞三人自然不會以為這些只是單純的動物,這邊絕大多數的動物都是妖族,甚至還有少部分的植物類妖精,只有極少數才是完全的動物。

「這裡是共生地,不允許任何爭鬥的行為,雖然沒有特別排除人類進入,但人類大多在外圍的蔓陀花林就被擋下。」褚冥玥解釋為何會出現食肉性與食草性妖族和平共存的景象。

「漾漾,他們是誰?」一隻短尾貓小跑到褚冥漾身邊,化成一名金髮少女,好奇地看著颯彌亞等人。

「他們是我的朋友。」褚冥漾拉著少女一一介紹,「銀髮的是颯彌亞,另外兩個是夏碎和千冬歲。」接著向颯彌亞三人,「這是喵喵。」

「你們好,我是米可蕥,你們可以和漾漾一樣叫我喵喵。」米可蕥躬身行了妖族的見面禮。

「你好。」三人也跟著回禮。

「喵喵你知道哪裡還有空地嗎?」褚冥漾有點煩惱地望著眼前有點妖滿為患的共生地。

「去後面的岩石那裏,然已經在那裏等你了。」褚冥玥說完,掃了颯彌亞等人一眼,率先邁開了腳步。

 「咦?然哥哥?」聽到自家表哥的名字,褚冥漾頓了一下急忙跟在褚冥玥身後往共生處深處走,米可蕥也跟在褚冥漾後面。

颯彌亞幾人對看了一眼,他們對這裡一點都不熟悉,也只能跟了上去。

「漾漾。」遠遠地,一個白色的人影朝著褚冥漾揮手,妖狐良好的視力讓褚冥漾認出是自家表哥,歡呼了一聲衝上前去,過大的力道讓兩人差點往後倒下。

「漾漾你長大了。」揉揉自家可愛的表弟,一身白衣的白陵然跪坐在早已鋪好的墊子上,上頭擺滿了各式各樣的食物,對著颯彌亞等人首道:「你們好,我是白陵然,妖狐首領,漾漾受你們照顧了。」

「我們才一個月沒見而已,還有颯彌亞明明就常常欺負我。」褚冥漾賴在白陵然的懷裡嘟囔著。

笑了笑沒有接下褚冥漾的話,白陵然做了個手勢示意他們找地方坐下,「這些是我妖狐族特有的茶點,你們可以試試。」

禮貌性地點頭,伸手拿起一塊糕點放入口中……颯彌亞端起面前早已倒好仍散發著熱氣的茶啜飲了一小口,試圖蓋掉口腔中過於甜膩的感覺,這個是用褚冥漾的味覺做出來的吧?

默不作聲地看著另外兩人做出和颯彌亞相同的舉動,白陵然在心底偷笑,其實並不是所有的食物都是特別甜膩的,颯彌亞等人面前是他命人特意擺的,誰叫某人擅自拐走妖狐族內最受眾人疼愛的小九尾狐。

「漾漾,快吃吧,這些是你媽媽特別做的喔。」捏起一塊糕點餵到褚冥漾嘴裡,弟控白陵然表示餵食什麼的果然最幸福了。

啊嗚一口吞下,褚冥漾吃到熟悉的味道眼睛一亮,等不及白陵然餵下一口,一口一個吃了起來。

寵溺地看著褚冥漾笑笑,白陵然轉向颯彌亞等人時氣勢一轉,凜冽的氣勢對著三人壓了過去,「颯彌亞、夏碎、千冬歲是吧?漾漾在你們那邊應該沒有給你們添麻煩吧?」

「沒有,褚很可愛。」號稱是當代最有潛力的陰陽師的颯彌亞也有點承受不住白陵然的妖力威壓,但面上仍一點都看不出來,他也明白對方應該是在報復他拐了褚冥漾。

「是啊,漾漾一點也不麻煩。」夏碎跟著答道。

「漾漾很可愛。」這是千冬歲的回答。

「是嗎?那就好。」白陵然臉上的笑意不減,語氣卻是一轉,「那麼待會漾漾就不跟你們一起回去了,要離開的時候小玥會帶你們離開。」

「诶?為什麼?」不等颯彌亞等人接話,褚冥漾先開口問了出來,已經消滅兩大盒甜點的褚冥漾抬起頭瞪大了眼問道。

「你已經一個多月沒回家了,大家都很擔心你。」柔聲對著褚冥漾解釋,白陵然有點意外自家表弟看起來似乎很喜歡眼前這幾個人類……有一個是半妖。

「可是……」整張小臉都皺在一起,褚冥漾努力想找出可以跟著颯彌亞的理由。

颯彌亞雖然常常喜歡欺負他,偶爾還會被颯彌亞弄哭,有幾次還打了自己的屁股……可是,颯彌亞會做好吃的甜點給他吃,會陪他一起曬太陽,還會幫他順毛。

「褚冥漾,你一整個月都沒回家,媽很火大。」褚冥玥挑眉涼涼地拋來一句話,跟著褚冥玥的話落下,一隻白色的鳥從空中飛到褚冥漾面前。

是狐族專有的傳信鳥,由法術化成的鳥,用來傳遞比較不重要的訊息。

『褚、冥、漾!在人界玩得很開心是不是!都不知道要回家報個平安嗎?還是除了迷路外你連傳信的法術都忘記怎麼用了?再不回來你就不要回來了!』

不小的音量引起共生地其他生物的注意,發現聲音來源是狐族的傳信鳥後便習以為常地回過頭做自己的事,和狐族人交情較好的也認出這是白玲慈妖狐首領的姑姑的聲音,好奇地望了過來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口信一結束,傳信鳥在褚冥漾頭頂炸開,片片的花瓣從空中飄落。

因為傳信鳥巨大的聲音而有些呆愣的褚冥漾這才想起來他已經好久沒看到自家母親了,眨了眨眼睛,他好像該回家一趟,可是……視線轉向颯彌亞身上。

「沒想到姑姑這麼快就得到消息了。」白陵然也有點詫異白玲慈的速度,他還以為要等颯彌亞等人離開才會知道。

伸出手揉揉褚冥漾一進共生地便露出來的耳朵,颯彌亞輕聲開口:「你應該留下來。」這裡才是褚冥漾的家。

看看白陵然,再看看颯彌亞,褚冥漾內心非常糾結。

「可是……我已經答應颯彌亞了。」略帶點猶豫,褚冥漾遲疑地看向白陵然,「不能晚一點嗎?」

「答應什麼?」

「之前第一次見到颯彌亞的時候說好要跟他回家。」

颯彌亞也想起來那時候的事,當時他只是覺得這隻小妖狐笨笨的很有趣,似乎很擔心自己的身分被戳破,於是利用這一點把褚冥漾拐了回家,要是被眼前的妖狐首領知道他拐走褚冥漾的過程,下場可能不會太好。

看著褚冥漾,白陵然覺得自己的心被傷到了,他怎麼有種女兒大了要跟外面野男人走的既視感,「漾漾你真的要跟他回去嗎?」

「可以嗎?」褚冥漾用略帶期待的眼神看向白陵然。

……當然可以。」捨不得說出拒絕的話,這句白陵然是咬著牙說出來的,轉頭瞪向颯彌亞,用傳音警告,「最好不要讓我知道你欺負漾漾!」

「謝謝然哥哥。」露出大大的笑臉,褚冥漾開心地向白陵然道謝,抱起糕點盒子坐到千冬歲旁邊和對方一起分享。

「不用道謝,偶爾還是要回家看看知道嗎?」內心的小人仍舊糾結,白陵然臉上依然一臉好哥哥的表情,「你媽媽那邊我會去幫你說的。」

「耶,然哥哥最好了。」想到這麼久沒回家,一回家可能受到的極刑,褚冥漾忍不住抖了下,他還是改天再回去好了,不然把颯彌亞他們也帶回家?有外人的話媽媽應該會手下留情吧?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希狄亞 的頭像
希狄亞

【solstice】

希狄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