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穩的男聲透出一絲急迫,來人揹著一把大傘,如流星般站到冰炎兩米開外之地,避免觸怒甪端族長卻能及時替徒弟攔下攻擊的位置。

「無殿的傘,你徒弟傷了我族人還想全身而退嗎?漾漾是今年的「年」,要是出了差池,你無殿擔得起嗎?」

聽到求情的話語,白陵然周身的氣流帶動袍角擺動,外放的威壓也越重,話中也帶上了威嚇之意。

眼前這隻小小的甪端居然是今年的「年」!

傘的動作停頓了一瞬,很快地反應過來,「是我無殿教徒不嚴....」

 

話還未說完,另一道水藍色的身影插進對話。

「不如讓小傢伙陪著漾漾完成「年」的任務如何?」

「扇師傅。」咬著牙道出來人的身份,冰炎不滿地看向藍衣女子。

嫌棄活動不便而改短的裙裝,卻保留了兩臂的水袖,手上的絹扇扇面亦比一般大上一倍有餘,展開扇面遮掩住半個臉龐,「人家不小心把下界的話本混進小冰炎的教材裡了。」

所以就是因為一本話本,害他差點把祥獸當成妖獸斬殺,結果反而差點被暴怒的甪端族長給劈了?

想到自己差點因為這種愚蠢的原因被殺掉,冰炎火大地起手上的長槍,銳利的長槍劃出一道氣刃向扇。

「哎呀呀,別這麼衝動。」輕易地躲過攻擊,扇合起手中的扇子抵住長槍的尖端,「有多少人想看見「年」還見不到呢!」

「冰炎。」

「.....抱歉,師傅。」

見被忽略在一旁的白陵然等人的臉色越來越差,傘出聲制止兩人。

「現在可以談論正事了嗎?」有些嘲諷的語調,褚冥玥不爽地看著無殿師徒三人。

「由劣徒冰炎護衛今年的「年」完成任務,不知甪端族長是否同意?」傘從腰上解下一枚代表無殿的玉珮,遞向褚冥漾,「「年」可以持這個玉珮到任何有無殿標記的商號尋求協助,無殿會為持有者無償提供任何協助。」

褚冥漾好奇地從米納斯身後探出頭,看著眼前銀白色的人,眼神看向一旁的族長堂兄和姊姊,收到白陵然的示意後才戰戰兢兢地上前接過玉珮,小聲地道謝後又躲回自家侍女米納斯身後。

沉默了一陣,白陵然最後開口要求冰炎必須和褚冥漾簽下保護契約,期限到褚冥漾完成今年「年」的任務為止。

其實白陵然一點都不放心眼前的青年能夠照顧好他們甪端一族最受寵愛的孩子,但他們不能在下界逗留太久,否則便容易影響下界的運勢,只好退而求其次立下保護契約,再加上米納斯和褚冥漾身上的法寶,如果真的遇到緊急情況,至少能撐到他們出現。

在甪端一族及無殿雙方的見證下褚冥漾和冰炎立下古老的保護契約─

在契約的期間內冰炎必須保護褚冥漾的安危,並協助他完成任務;

當褚冥漾受到傷害時,將會有一半的傷害轉移至冰炎身上。

 

確立契約後,白陵然花了近半個時辰叮嚀褚冥漾,讓無殿師徒三人看得十分錯愕。

「好了,關於「年」的任務米納斯會提醒你要做什麼的,既然都到了下界就好好體驗一番,有事就找米納斯或那小子解決,知道嗎?」

被稱呼為那小子的冰炎臉色更黑了一層,他是去當護衛的,不是奶娘!

見到褚冥漾還乖乖認真地點頭稱是,冰炎已經完全不想理會對面已經進入傻爹爹和乖兒子模式的兩人了。

在白陵然依依不捨的目光和扇戲謔的眼神下,四位大人回到自己的地盤去了,白陵然走的時候也順帶將這次的罪魁禍首─蠱雕給帶回去了。

 

「你叫褚冥漾?」冰炎和依舊有半個身子躲在米納斯後面的褚冥漾對視許久,率先打破了沉默,天色已經漸漸亮起來了,總不能繼續和個幼崽僵持。

「對,你可以叫我漾漾,你是冰炎?」突然想起兩人方才簽訂了契約,對方不能傷害他,褚冥漾變成人類大約五、六歲的年紀,頭上的尖角還留著,大起膽子往冰炎靠近了一點。

「你會陪漾漾去帝都?」

「是,直到你完成「年」的任務。」

歪著頭,褚冥漾一點一點地挪到冰炎面前,「不會再攻擊漾漾?」

「對,我會保護你。」

看著冰炎,猶豫了會,褚冥漾緩緩地伸出手,捉住冰炎垂到腰邊的髮絲,用力一扯......

 

「......該死的!混蛋幼崽!」

 

 

「啊,原來是真的。」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希狄亞 的頭像
希狄亞

【solstice】

希狄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