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是滿滿的私心~~~~

 

 

「糖100克、麵粉70克、奶油80克、2顆蛋......巧克力100克還有20克的巧克力粉。」褚冥漾心情很好地清點待會要用到的材料。

 

褚冥漾是個糕點師,租了一棟兩層樓的小別墅,一樓開店,二樓則是他住的地方。即使在不開店的日子,他也大多是在店裡的廚房開發新的甜點。

愉快地在廚房裡忙碌的褚冥漾不知道還有另一個存在在旁邊看著他。

 

冰炎是負責這一帶的灶神,自從褚冥漾搬到他負責區域後,他就開始觀察這個神奇的人類。

他當灶神這麼久從來沒看過向褚冥漾這種人─只擅長做甜點,不管東方還是西方的甜點,都難不倒他,但卻沒辦法做出一桌菜。除了粥以外的菜餚即使按照食譜,煮出來的味道卻是甜的。

這一點就算連褚冥漾的朋友都十分費解,但褚冥漾本人到不是很在意,對一個可以把甜點當正餐吃的人來說,這個根本不是問題。

 

冰炎雖然身為灶神,卻對食物不甚熱衷,或者說他對食物並沒有太大的慾望。

看著褚冥漾將打好的麵糊倒入一個個紙模中,再放進烤箱,設好計時器後褚冥漾開始打發裝飾用的奶油。

烤箱漸漸傳出香氣,叮的一聲,提醒褚冥漾該讓蛋糕出爐了,戴上隔熱手套把蛋糕從烤箱端出來,褚冥漾深吸了一口氣,滿意地點點頭,「好香。」

在蛋糕上擠上一朵打發的奶油花就完成了,簡單又好吃的巧克力蛋糕。

「太膩了。」從頭看到尾的冰炎嫌棄的評論了句。

「誰?」褚冥漾乍聽到不屬於任何一個他所熟識的人的嗓音,嚇了一跳,抓起廚房的料理刀緊張兮兮地四處張望。

看到褚冥漾的動作,冰炎靠在廚房的吧檯上現出了身形,「真不明白怎麼會有人喜歡這麼甜膩的食物。」說著又嫌棄地看了眼桌上的巧克力蛋糕。

「你、你是誰?是妖怪嗎?怎麼會在我家?」

冰炎覺得他的理智受到了挑戰,「我是掌管這一片土地的灶神,不是什麼妖怪。」

「可是我沒有用灶啊。」褚冥漾茫然地回應道。

 

啪!

「那不重要!」

「嗚……」

冰炎還是忍不住一巴掌打了下去。

褚冥漾摀著被攻擊的後腦勺,給冰炎貼上一個很兇、不喜歡甜食的標籤,看到冰炎嫌棄的目光還是出聲替他最愛的甜食辯駁道:「甜食很好吃的,心情不好的時候來一份甜點,心情馬上就會好很多的。」

第一次遇到這麼討厭甜食的人,褚冥漾燃起了熊熊的鬥志,他一定要讓對方明白甜食的美好,連對方為什麼會在他家這種問題都忽視了。

於是最近光顧褚冥漾的甜點店的客人發現甜點的種類多了許多,除了一般的蛋糕外以前大約一周才會有一款新的甜點,最近普通的甜點種類增加了,每兩到三天就會推出新的甜點,讓附近的上班族女性又愛又恨。

 

「怎麼樣?」

廚房裡,褚冥漾端出了一塊小巧、用水果做成的蛋糕,為了讓冰炎了解甜點不完全是甜膩膩的,他絞盡腦汁試了東西方各種的甜點,大多數還進行了改良,仍舊被冰炎嫌棄。

這次他端出來的是用各式新鮮水果做成的水果塔,基底的塔皮和蛋糕體他都減少了糖分和厚度,增加了水果的部分,一定能讓冰炎喜歡上甜點。

盯著眼前賣像很好的水果塔,冰炎伸手拿了一個,咬下一口,「……還是很甜。」

懷疑地看著冰炎,褚冥漾也拿起一個水果塔吃了一口,騙人,「明明就非常、非常不甜了。」強調了兩次非常,褚冥漾覺得這個灶神的味蕾一定是壞掉了。

以他的認知,這個水果塔的甜份少的可憐,要是讓米可蕥─褚冥漾的好友之一,職業是護理師─知道了,肯定覺得褚冥漾生病了。

說著還在褚冥漾難以置信的目光下端起一旁的黑咖啡喝了一口,如果冰炎不能理解褚冥漾對甜食的熱愛,褚冥漾也無法理解冰炎對於黑咖啡的堅持。

褚冥漾本人從來不喝不加糖和奶油球的咖啡,他只喝卡布奇諾或是焦糖瑪奇朵。對他來說,不加糖的咖啡就像是藥水一樣苦澀,不能理解為什麼有人會如此熱愛。

「蛋糕可以加點抹茶粉試試。」無視褚冥漾的吐槽,冰炎給了一個建議。

「抹茶?」褚冥漾疑惑地想了下,突然跳了起來,「對啊,抹茶帶點苦澀的味道可以和水果的酸甜中和,也能帶出更多的層次感。」

看著靈感一來就衝進廚房開始實驗的褚冥漾,冰炎一口甜點一口咖啡,看著褚冥漾忙碌,突然感受到友人說的─溫馨的感覺。

 

日曆一天天被撕下,褚冥漾和冰炎兩個人依舊沒說服對方理解自己的堅持,但兩人間卻是越來越有默契。

對褚冥漾來說,冰炎雖然還是不太喜歡甜點,但總是能給他許多建議,而那些建議總是能讓他的甜點多了更多的可能,所以默許了冰炎三不五時就會過來,順便嫌棄一下甜點了日子。

 

農曆臘月二十四,一個對現代大多數人來說,並不會特別在意的日子。

「褚,今天之後我要離開一段時間。」

今天下午依舊端著杯黑咖啡坐在吧檯邊的冰炎突兀地丟出這麼一句話。

「怎麼這麼突然?」已經習慣冰炎的存在,褚冥漾聞言一時有些錯愕。

「今天是臘月二十四,照規定所有神都要回天庭述職。」

聽到冰炎的話褚冥漾才想起來好像有這麼一回事,「還會回來嗎?」

「新年初四。」

「那我做些不太甜的甜點給你帶著?」褚冥漾有些不太確定,他印象中送灶神好像都是用十分甜膩的、幾乎是用糖堆積起來的甜點,但他肯定冰炎絕對不喜歡那些,所以試探性地提議道。

確定冰炎不反對後,褚冥漾就忙了起來,同時準備好幾項甜點,冰炎撐著下巴欣賞褚冥漾用他獨有的節奏穿插各種甜點的步驟,按照甜點的特性,合併共通的步驟,依時間順序處理不同的步驟,褚冥漾流暢的動作在冰炎眼裡就像是一場藝術的表演。

「好了。」最後在包裝的紙盒上打了個蝴蝶結,褚冥漾露出了滿足的微笑。,把紙盒推向冰炎,「路上小心。」

站起身,伸手讓褚冥漾抬起臉,在褚冥漾疑惑的目光下,湊近。

 

「這裡,沾到了。」

不等褚冥漾反應過來,吻了下去,或許是因為褚冥漾甜點師的身分,冰炎覺得褚冥漾全身上下都帶著甜甜的氣息,不若他平常所厭惡的甜膩感,反而讓他有點欲罷不能,想要掠奪更多。

 

「太甜了,不過我喜歡,謝謝招待。」

 

回過神來的褚冥漾腦海還不斷重複著冰炎的最後一句話,瞪著眼前本來放著要讓冰炎帶走的甜點,現在空空如也的桌面,氣惱的想:要是冰炎回來,下次一定要做一個甜度百分百的甜點,甜死他。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希狄亞 的頭像
希狄亞

【solstice】

希狄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