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lantis 咖啡店,位在離鬧區不遠的巷子裡,簡單明亮的設計,寬敞溫馨的空間與美味的咖啡和點心吸引了不少附近的學生和上班族。Atlntis裡面除了咖啡外還有販售西式點心和日式點心,餐點十分精緻價錢卻很平價,所以不少女性喜歡約在Atlantis喝下午茶。

 

「歡迎光臨Atlantis咖啡店,請問是幾位呢?」綁著雙馬尾的金髮少女店員揚著笑臉歡迎每一位踏進店裡的客人。

 

帶客人到空位上就坐後在每位客人面前放上菜單,簡單的介紹完店裡的特色餐點少女店員說明稍後會再過來點餐後走到了吧檯。

 

「米可蕥,兩杯焦糖瑪琪朵一杯卡布奇諾,三號桌。」綁著俐落的銀色馬尾額前還有一搓和眸色相同火焰般的紅髮,穿著白色的襯衫,袖子為了方便行動捲到了手軸處,看起來非常帥氣,他是Atlantis的店長之一─冰炎。

 

「好的,三號桌,對了店長,三號桌剛剛要加點兩杯待用咖啡。」把放在吧檯上的拖盤小心得拿起,米可蕥想起剛剛三號桌的客人加點得內容。

 

「我知道了。」點點頭,冰炎在結帳單記錄下加點的咖啡後轉身繼續調製其他客人的飲品。

 

端著三號桌客人的咖啡米可蕥走向吧檯旁的點心櫃對著櫃檯裡的少年詢問:「千冬歲三號桌得點心好了嗎?」

 

「等我一下還差一個,馬上就好了。」被喚作千冬歲的少年留著齊耳的短髮,臉上帶著黑框眼鏡,是店裡負責日式點心的師傅。

 

「千冬歲,三號桌得好了喔。」一個和千冬歲有八九分相似的臉從櫃台後的小廚房探了出來,稍長的黑髮在後腦綁成一束臉上掛著溫和的笑容,他是店裡的西式點心師傅─藥師寺夏碎也是千東歲的哥哥,同時也是店長之一。

 

千冬歲走進小廚房端出客人的餐點遞給米可蕥,一手端著一個托盤得米可蕥仍舊動作平穩的把餐點送到客人桌上,送完餐點後回到剛剛還未點餐的那桌客人旁。

 

「請問已經想好要點哪些餐點了嗎?」微微躬身帶著大大的笑容詢問。

 

仔細聆聽客人的餐點手上也不停地在點菜單上寫寫畫畫,「那麼就是以上這些嗎?那我再覆述一次,兩個草莓塔、三份水果鬆餅、一杯美式咖啡、四杯摩卡和三杯待用咖啡對嗎?」

 

在確認餐點無誤後米可蕥將客人點的單子分別交給冰炎和千冬歲,「九號桌得點餐」,拿起吧檯角落的抹布收拾客人已經結帳離開的空桌。

 

冰炎等人熟練的製作餐點,很快的就出餐了,「米可蕥,九號桌。」冰炎把最後一杯咖啡放上托盤喊著正在整理桌面的米可蕥。

 

「好得。」把東西全數歸位後米可蕥端起托盤走到九號桌旁,「來,兩個草莓塔、三份水果鬆餅、一杯美式咖啡和四杯摩卡,這樣餐點就全部到齊囉。」

 

忙碌得一天很快就結束了,送走最後一組客人,米可蕥走到店外準備將立牌收進店裡時突然發出驚呼。

 

「有個人倒在店門口耶!」

 

一個黑色短發的男人或者說男孩,身形非常瘦弱穿著的衣物十分破舊但身體還算整潔,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倒在Atlantis的店門口。

 

聽到米可蕥的驚呼店內的三人也紛紛出來查看,冰炎上下打量了一會地上的男孩說:「八成是餓昏的。」彎下身扶起男孩得上半身,把手跨在自己肩上冰炎打算把男孩扛進店裡。

 

「難得你會對一個人感興趣,冰炎。」夏碎掛著揶揄得笑消遣自己的合夥人,上前扶起男孩的另一隻手協助冰炎把人扛進店裡。

 

///

 

「唔……這裡……是哪裡?」躺在沙發上的黑髮男孩皺了皺眉慢慢的醒了過來。

 

「醒了嗎?」冰炎放下手上托盤的水杯和點心坐到另一側的單人沙發上。

 

「對不起,真的非常不好意思,啊……」想起自己似乎暈倒在人家店門口男孩非常不好意思得迅速站了起來想要道歉,卻沒想到剛清醒加上虛弱的身體無法負荷,腳一軟就要往前倒去。

 

「小心。」冰炎手腳俐落得扶住男孩,「站不起來就坐好。」

 

「不好意思給你添麻煩了。」男孩搔了搔臉頰羞赧的坐回沙發上。

 

「你是誰,為什麼會倒在我的店門口?」冰炎拿起水杯遞了過去。

 

「我叫褚冥漾,至於為什麼會昏在店門口可能是因為……餓暈了。」褚冥漾不好意思的回答,到後來因為羞澀聲音越來越小,頭也越來越低。

褚冥漾是一名剛畢業的中文系大學生,因為找不到工作只能接一些臨時兼差來做,所以常常只能勉強把房租繳清,今天是因為三天就把身上所有的錢用完了卻一直接不到工作才會餓暈在冰炎的店門口。

 

「看得出來。」冰炎點了點頭,把桌上的點心碟往褚冥漾的方向推了推。

 

「給我的嗎?謝謝。」褚冥漾驚喜的看著眼前精緻的糕點,在得到肯定的答覆後開心的吃了起來。

 

之後幾乎每隔幾天就會看到褚冥漾出現在Atlantis裡,夏碎等人也逐漸和褚冥漾熟悉了起來。

 

鈴鈴~

 

這天下午褚冥漾又輕輕推開了Atlantis的大門,站在門口張望了下發現米可蕥正在忙於是便自己慢慢走到了咖啡的吧檯前。

 

「冰炎,今天……還有待用咖啡嗎?」秀氣中帶著些微羞赧的聲線讓吧檯裡的冰炎的嘴角些微的上揚。

 

「當然,還有點心你要嗎?」看著眼前因為最近定期來報到而有肉了些的褚冥漾冰炎覺得非常有成就感。

 

「好,麻煩你了。」坐到吧檯較末端的高腳椅上,褚冥漾看著冰炎熟練的調製咖啡,流暢的動作就像是表演一樣。

 

很快的冰炎把褚冥漾得咖啡和甜點推了過去。

 

「謝謝。」

 

慢慢得品嘗完咖啡和點心後,褚冥漾再次向冰炎道謝後便離開了。

 

看著褚冥漾離開的背影,夏碎掛著興味的笑容走進吧檯對冰炎說:「冰炎,我記得今天還沒有待用咖啡吧?」

 

冰炎勾起一抹神秘得笑回答了一個不算答案的答案。

 

「放長線才能釣大魚。」

 

 

END

 

作家的話:

待用咖啡(Suspended Coffee)是從義大利開始的傳統

簡單來說就是有人提前買了咖啡存起來,讓那些付不起錢的人也能夠享受一杯溫暖的咖啡。

現在有些地方,不僅可以存待用咖啡,還可以存待用三明治或者一個晚餐。

 

所以漾漾是因為沒錢才會餓暈得,最後一段冰炎是因為要拐漾漾所以明明沒有待用咖啡卻還是對漾漾說有XDDD

 

剛剛發現書櫃數又增加了讓我有點嚇到上周嚴格說起來沒更新這周還拖稿((艸

總之,還是謝謝大家WWW

 

最後慣例~~我對你說得兩個問卷調查請大家多多支持囉WWWWW我們下次見((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希狄亞 的頭像
希狄亞

【solstice】

希狄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